中國何時會對印度動手?這篇文章分析的很清楚

核心:當前由於兩個月來我軍還未對印軍越界行為采取軍事行動,人們就很容易產生出一種 對印軟弱妥協 的錯覺。事實果真如此嗎?我們不妨梳理一下當年兩次開戰前,中方 文武並舉 、 抗議拉長線,反擊似閃電 的大致過程,然後再做判斷

當前由於兩個月來我軍還未對印軍越界行為采取軍事行動,人們就很容易產生出一種 對印軟弱妥協 的錯覺。事實果真如此嗎?實際上,相比上世紀60年代的2次邊界 清場 行動,此番中國對印外交鬥爭與軍事準備的反應之快、效率之高、力度之強,令人刮目相看。

沒有對比就沒有差距,我們不妨梳理一下當年兩次開戰前,中方 文武並舉 、 抗議拉長線,反擊似閃電 的大致過程,然後再做判斷。

1959年5月13日,中國領導人指出 中印邊境是牽制方向,不是主要方向,但鬥爭形勢緊張,武裝沖突很難避免 。當時中央軍委的構想是 中印邊境鬥爭必須有長期經營、長期建設的思想。

西線沒有大戰的話,小戰都由新疆和西藏軍區負責 10年、20年內發生戰爭都應由新疆、西藏(兩軍區)應付。 從現有資料來看,此舉堪為1962年對印軍事鬥爭準備之肇始,但總體來說中方行動還比較克制,全面反擊決心尚未下定。

從1959年中印邊境危機發生到1962年10月17日決定對印反擊,中方戰備時間長達三四年之久,正如中國領導人所言 (印度)整瞭我們3年 從1959年開始 4個年頭瞭,我們才還手 。這期間,中央軍委指導新疆和西藏軍區抓緊時間做好戰備工作。1960年12月初,中央軍委下達 加強南疆、阿裡邊防 的命令,在邊界西段邊防哨卡適當增加兵力,加緊修建工事,保持通信聯絡暢通,並在我方一側增設必要據點。



1962年2月,中央軍委判斷,當面印軍正準備采取行動,因此指示前方部隊貫徹 準備打一仗,將其全部殲滅在我國境內縱深 。 打不打和什麼時候打,權力在北京 ,以及 (我方哨卡和陣地)本側30公裡以內無軍委、總參命令不開槍 的命令。別看仍堅持 不開第一槍 的原則,但種種跡象表明,此時中方已打算對印動手。

1962年3月4日,即對印實施反擊的7個多月前,中央軍委3總部致電新疆和西藏軍區,要求後者加快解決中印邊防建設中存在的若幹 軟肋 ,特別是詳盡提出有關運輸車輛、工事、通信聯絡、編制和幹部配備、機動力量、官兵生產生活、翻譯等諸多戰備保障問題。以這份電令為標志,中方軍事部署明顯加快,戰爭機器開始高速運轉。

5月下旬,總參領導又向兩軍區提出6月底以前必須完成的各項準備,包括調整部隊、新建據點、修築工事、搞好物資供應(一線部隊儲備3個月,二線儲備2個月)、搞好通信聯絡、加強防空火力兵力配備及戰場建設,並要求西藏軍區迅速制定 小、中、大 3套反擊方案上報中央軍委。

1962年5月31日,中央軍委再次指示新疆軍區做好戰鬥準備,尤其是阿裡方向要儲備半年的糧食。新疆軍區迅速落實上述指示,建立瞭後勤保障機構,向阿裡運送軍用物資數千噸,包括幾百萬斤糧食,確保各哨卡備足半年物資,機動部隊備足幾個月的物資。

1962年6月9日,我軍以新疆步兵4師師部為基礎組成康西瓦前線指揮部,負責西段防務,下轄邊防部隊2團、4團、6團、7團、阿裡支隊、葉城基地、野戰醫院,以及4師、騎兵3團和從內地調來的工兵109團、124團、273醫院、汽車36團、蘭州軍區空軍和田指揮部(含山上雷達團)等。

截至1962年10月,我軍在西段一線已設卡39處,總兵力達到6300人,一二線部隊規模基本上 四六開 。各哨卡配備2部電臺,主哨卡可與北京直接聯絡,一般哨卡均儲備4個月以上物資,需原地過冬的哨卡則儲備9個月以上物資。

與此同時,西藏軍區在錯那、隆子、察隅等地囤積各種物資445噸,在山南方向儲備可供1個師40天的主副食、2個基數的彈藥和柴草、馬料、酥油、糌粑及修路材料、工具等,還準備瞭運送和保障1個師作戰的汽車、民工和牲畜,並開通瞭從錯那宗經過棒山口直通達旺的公路。6月11日,西藏軍區前進指揮部(代號藏字419部隊)成立,下轄3個團、約8000人。

1962年10月14日,新的西藏軍區前指成立,中央軍委下令130師從四川入藏,134師待命入藏。而此時,距離我軍發起對印反擊隻剩下3天時間。



1962年自衛還擊戰之後,中印邊境形勢一度緩和。但是1967年以來印度出於其國內政治鬥爭的需要,又在邊境地區頻繁地肇事,挑起軍事沖突,不斷由亞東地區入侵我境,修築工事,偷移界碑。僅1967年,入侵活動就達178次,尤其是8月份以後入侵加劇。為瞭打擊印度反動派的侵略行徑。陸軍第十一師奉軍委和軍區命令,進行瞭兩次小規模的還擊作戰。

1967年對印反擊無論用兵規模還是持續時間,都比1962年遜色不少,但 文攻武鬥 的準備工作,中方卻是一點也沒馬虎,戰備行動同樣長達4年之久。

據不完全統計,從1963至1967年,駐守邊界東段的西藏軍區邊防某師在一線修築哨卡、碉堡(含暗堡、地堡)33個,指揮所、觀察所8個,救護所2個,掩蔽部28個,彈藥庫45個,炮兵陣地44處,防炮洞196個,各種步兵工事1154個,塹壕、交通壕6880米,坑道556米,架設鐵絲網530米、電話線路350公裡,埋設雷區25處,修復和新建公路近900公裡、騾馬道70公裡,架橋15座,修隧洞32個,蓋營房91幢,修建對敵廣播站3個。



此外,1965年9月至年底,為支援、配合巴基斯坦對印防禦,震懾印軍,西藏軍區某師遵照中央軍委命令,在中印邊界實施瞭2次較大規模戰略佯動。

第一次從1965年9月12日開始,某師31團奉軍區命令,配屬炮兵308團85毫米加農炮營、亞東獨立營、軍區警衛營3連、師噴火連1個排、有線連(負責野外架線的通信兵)1個排,在邊界錫金段亞東方向執行平毀印軍入侵工事和修築戰備公路等任務。

該團在乃堆拉、卓拉等6個山口對印軍入侵工事進行抵近偵察和測繪,組織部隊掩護中方記者和攝影師拍照,還活捉瞭3名越境印軍,繳獲步槍3支、子彈230發、手榴彈4枚,為國傢對印外交鬥爭拿到瞭人證、物證。鑒於我軍強大壓力,印軍被迫主動撤離並平毀部分工事。

第二次從1965年11月14日6時開始,某師31團分2批向亞東開進,33團於15日分6批向帕裡、告烏開進,32團於19日分3批向山南地區開進。這次行動歷時43天,全師共出動3個步兵團、1個高炮營、3個特種兵排,共計約7000人,由於此番中方佯動規模較大,印度高層十分驚恐,急忙從印巴前線調回大量兵力,從而大大減輕瞭巴方正面壓力。

還是在1965年,西藏軍區成立亞東地區指揮部,此舉標志著新一輪對印反擊的軍事準備正式啟動。1966年7月,為提高後勤自給能力,西藏軍區發出 一江三河墾荒10萬畝 的號召,所轄各部隊隨即投入 一手拿槍,一手拿鎬 的大生產運動。1967年4月,某師原駐甘肅武威的炮兵團進藏歸建,顯著增強瞭東段我軍壓制火力。



再說這兩次對印反擊前的外交行動,真可謂 苦口婆心,仁至義盡 ,但有一條,道理講完瞭印軍要是還耍賴甚至玩橫的,那就莫怪中方不客氣瞭。

在梳理現有資料後可以發現,從1959年10月20日至1962年10月13日(即對印反擊前4天),中方共向印度政府至少遞交過22次外交照會和備忘錄,語氣和用詞(俗稱 外交黑話 )和接洽頻次也是逐漸加重、加快。

1959年10月20日,中國外交部約見印度駐華大使(請註意此時雙方還保持大使級外交關系),對印軍越界挑釁提出抗議。26日,中國外交部向印度使館發去長達1.8萬字的照會,強調 願意以心平氣和、對人公平、對己公平 的態度與印方討論邊界問題,並希望 這個基礎上鞏固和發展兩國人民在共同事業中的偉大友誼 。

但是到瞭1961年,中方說話就不太客氣瞭。這一年,中方對印外交照會也是2次,分別為8月21日和11月2日,用詞已變成瞭 嚴重侵犯 嚴重事例 嚴重抗議 嚴重後果 。不過,中方還是給印度留瞭些面子,表示對於印軍挑釁行為,中國政府 懷著十分不安的心情 ,要求 印度趕緊撤軍和采取有效措施,防止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

而從1962年初開始,中方的對印外交照會發佈頻次猛增,尤其從當年4月開始,更是達到瞭差不多每10天就發1份照會的 超高密度 。至於用詞和語氣,起初還是 強烈抗議 嚴重抗議 ,但4月30日給印度使館的照會中卻突然變成 最強烈抗議 ,並直言印軍若繼續挑釁,中方 將不得不被迫實行自衛 。

似乎是為瞭把握對印外交鬥爭的火候,從1962年5月11日至6月28日,中方發出的4份外交照會又變回瞭 強烈或嚴重抗議 。但很遺憾,印度政府要麼是裝傻,要麼是真傻,反正就是沒聽出中方的 弦外之音 。

於是,1962年7月8日,中國外交部召見印度駐華臨時代辦(請註意雙方外交級別已降格),向其傳達 最強烈的抗議 ,再次指出 印度軍隊堅持入侵和挑釁,則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必須由印度方面承擔責任 。第二天,《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印度政府應該懸崖勒馬》的社論。

2次 最強烈抗議 過後,中方又一次降低調門,從1962年7月10日至21日,中方發出的3次對印外交照會仍為 嚴重或強烈抗議 。這期間,《人民日報》刊發社論《印度當局不要打錯算盤》,新華社也發表瞭 印軍攻擊中國新疆某哨所是蓄意軍事挑釁 的報道。盡管中方一再勸誡尼赫魯不要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但後者依然置若罔聞。

既然對手一意孤行,中方遂於1962年9月21日發出 最嚴重、最強烈的抗議 。9月22日,《人民日報》那篇著名社論《是可忍,孰不可忍》發表,結尾就是 勿謂言之不預也 。這篇不啻於 最後通牒 的戰鬥檄文發出時,距離中央軍委下達對印反擊命令隻剩下20多天時間,中國軍隊已箭在弦上。

然而,中方並沒有因此放棄最後的和平努力,當對印反擊已進入10天倒計時階段,中國外交部仍在1962年10月6日、11日和13日,連續向印度政府發出 最強烈最嚴重抗議 ,在開打前最後一次告誡印方 中國邊防部隊必將予以堅決還擊 。

有意思的是,從對印反擊戰打響到1962年底,中方針對印軍炮擊、迫害華僑及駁斥印方污蔑,起碼還有5次 最強烈或最嚴重抗議 。而印方雖仍 肉爛嘴不爛 ,但囂張氣焰已蕩然無存。

至於1967年對印反擊前,中方的外交抗議也有近4年時間。從1963年1月10日開始,到1967年1月16日,中方先後發給印度駐華大使館(雙方外交級別基本恢復正常)13份照會,措辭都是 嚴重或強烈抗議 。

但在1967年9月11日,即中方發起對印反擊當天,中國外交部的照會用語就變成瞭 最緊急、最嚴重的抗議 ,其中 懸崖勒馬 (中方)必將給予毀滅性打擊 等激烈措辭也出現瞭。第二天,中方再次照會印方提出 最緊急、最嚴重的強烈抗議 。

過瞭2天,1967年9月14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印度反動派又錯打瞭算盤》,此文與1962年7月21日該報發表的《印度當局不要打錯算盤》相映成趣,等於給印度政府 提個醒 。這之後,中方針對印軍在乃堆拉挑釁的抗議一直持續到1969年。

結束語:綜上所述,中國對印歷來是 抗議拉長線,反擊似閃電 ,絕非軟弱!相比以往動輒三四年的 漫長 外交抗議和戰備過程,今天的中國隻用1個多月時間就雙管齊下、文武兼具,基本完成瞭對印外交和軍事鬥爭準備,這還不足以說明中國的 內功 深厚與實力強大嗎?

2個核大國掰腕子,最終比拼的註定是常規軍力與綜合國力,假如現在的印度高層還抱著55年前尼赫魯式的對華輕視與冒險心理不放,隻能說他們太健忘、太眼瞎瞭。XLW

中國為何遲遲都不對印度動手?內幕令國人深思

近期,印度軍隊越界並與中國對峙,已經持續很長時間瞭。

國內許多人在回憶1962年對印自衛反擊戰的同時,也希望中國不要保持克制,不要一味譴責,要盡快對越界的印度采取軍事手段。

其實,1962年的那場對印自衛反擊戰,我們都隻是看到瞭戰爭發生的下半場,而歷時4年中國保持忍耐的上半場卻很少有人知道。

1959年,印度軍隊在東段越過麥克馬洪線,在中段、西段越過傳統習慣線,在中國境內建哨設點。

1960年,印度在西段實施 前進政策 ,試圖通過擠占蠶食,把中國軍隊趕出阿克塞欽地區。

1962年7月,印度軍隊公然侵入中國阿克塞欽地區的加勒萬河谷,進逼和包圍我邊防哨所和巡邏隊。

面對印度的步步緊逼,中國一直采取克制忍讓態度。甚至在加勒萬河谷事件發生後,毛主席都說: 印度在我境內設點,我們完全有理由打。但現在還要克制,不能急於打。

中印開戰之後,毛主席在聽取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匯報對印自衛反擊作戰情況時,還插說瞭這樣一段話: 開頭你們是要打的,我是死也不要打的。後頭怎麼搞的,我也看到不打不行瞭,打就打嘛。你看,從1959年開始,1959年、1960年、1961年、1962年,四個年頭瞭,我們才還手。 這就是說,對印自衛反擊戰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不得已而為之的一場戰爭。

毛主席不願對印度兵戎相見的戰略考慮是什麼呢?

早在印度挑起邊界爭端之初,毛主席就曾直言不諱地告訴印度: 中國人民的主要敵人在東方,而不是在西南方。

不得不說,偉人就是偉人!當時毛主席對中印矛盾的論斷,放在半個多世紀之後的今天來看,依然準確!

印度並不是中國的主要敵人,周邊的國傢也不是!

中國的敵人是誰?

東方!美國!

現在看看,是誰一直在不遺餘力的給中國發展制造事端?從六次臺海危機到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南海撞機,無數事實證明,美國一直把中國作為最大敵人在進行遏制!

再仔細想想,中國近些年周邊不寧,是誰在挑動?菲律賓、越南、新加坡、韓國、日本甚至這次的印度,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影子,那就是美國。

正是因為看清楚瞭這一點,所以,中國幾代領導人處理周邊關系的時候都始終保持理性,可以說,蘊含瞭無窮的政治智慧。

但,往往國人隻看到瞭外交部在抗議、譴責,卻忽視瞭中國在能力范圍之內得到的最大化的利益!

戰爭,始終是中國最後一個無奈的選項!

但,這絕不意味著中國會一味妥協!

1962年,印度低估瞭中國人民和中國軍人保衛國傢尊嚴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和信心,所以,不斷挑釁之後,中國忍無可忍反擊!僅用瞭1個月時間,就兵臨印度首都新德裡。用一場勝利,讓印度安靜瞭50多年。

現在,中國依然保持著先禮後兵的傳統,解放軍沒有立即逐走印度軍隊,而是通過多種外交途徑希望印度主動撤離,這是中國熱愛、珍惜和平的表現。

但和平絕不會是以中國丟失領土為代價!200多萬解放軍和14億中國人民絕對不接受那樣的和平!

我們可以感受到:

最近,中國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堅定!

最近,中國做出的動作越來越堅定!

現在,所有人都可以把這些演習當成是演習。

但如果印度繼續執迷不悟,相信解放軍不介意把演習轉化為實戰!

也許55年的歲月流逝,讓印度忘記瞭那段歷史教訓。那麼,請印度繼續作死吧,中國絕對有能力幫印度重溫1962年的 美好 回憶!XLW

在美國與中國談判要求 美國優先 而不可得之後,在美俄關系有緩和態勢的大背景下,美國對中國開始采取強硬和挑釁措施。近期,美國在南海闖西沙中建島12海裡、對臺軍售、支持印度挑釁中國 總之,美國對中國的挑釁頻次明顯增加。

這不,就在剛剛,美國又來瞭,這次親自上陣!

據外媒報道,美國防部發言人7月24日稱,中國2架殲-10戰機於7月23日在青島以南145公裡的東海上空對美海軍1架EP-3偵察機進行 危險 攔截,迫使美方做出規避動作。美國福克斯新聞網援引美國官員的話稱,雙方軍機最近距離約91米,其中一架殲-10戰機原本在EP-3下方飛行,突然加速飛至EP-3前方300英尺(約91米)處。《星條旗報》稱,這基本可以說是 截斷 瞭美國飛機的前進方向,迫使其采取回避動作並更改航向。福克斯新聞網稱,兩架中國戰機 攜有武器 。

這實際上已是中美軍機第四次近距離接觸,前面三次分別是2月份中國預警機與一架P-3C巡邏機在南海相遇,當時兩架飛機距離隻有300米。

此後,雙方均機在5月份又發生兩次近距離接觸,分別是5月17日兩架中國SU30戰機在東海上空攔截美一架試圖偵查朝鮮的核偵察機(當時一架中國戰機還在美軍機約46米處做瞭桶滾動作),5月25日則是在香港東南240海裡處由兩架中國J10攔截(當時兩機距離隻有180米)。

美軍為何此時又在東海出手向中國施壓?除瞭試圖對中國進行抵近偵察刺探我國軍事情報外,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中國最近面對美國挑釁的出擊完全沒有按套路出牌。

不按套路出牌?這是什麼情況?

如果註意觀察我們會發現,在印度挑釁中國後,中國沒有立刻與印度撕破臉,而是采取瞭以柔克剛的 太極 手法,即一方面對印度進行奉勸,另一方面則是為軍事戰鬥做準備,包括快速增加在西藏的軍事部署和進行針對性的軍事演習。中國這麼做,在筆者看來,主要是基於5個方面的原因:

一、可以獲得地緣好處。

因為將戰線拉長可以在於印度的博弈中獲得更多好處,譬如對南亞不丹、尼泊爾影響力的增加。

二、借機增加西部軍事部署。

中國的國傢利益到哪裡,解放軍就應該到哪裡。 一帶一路 倡議發出後,為瞭保障國傢海外利益和隨之變化的地緣戰略變化,中國必須增加海軍建設( 一路 需要)和向西陸軍的佈局、部署( 一帶 需要)。但是,和平時期,若沒有任何借口,突然進行大規模的軍事部署調動容易引起沿線國傢的警惕和反感。

譬如,中國向西調兵,中亞、南亞國傢及俄羅斯都可能會警惕。現在好瞭,有印度的挑釁,中國增加包括新疆在內的西部軍事部署誰也說不出來什麼瞭,其中道理與我國借美國、菲律賓在南海挑釁 種島 從而實現快速增加軍事部署一個道理。

三、借機修理印度,穩定南亞局勢。

印度這個國傢,雖然中國從不拿他當對手,但他卻總是把中國當對手。當中巴經濟走廊在2016年開始啟動後,印度就不斷搗亂,且力度越來越大。面對這樣不合作的印度,如果不借機修理一下讓其吃點虧感覺到痛,未來可能會影響 一帶一路 發展大計。那麼,既然印度挑釁來瞭,在筆者看來,這就是一個修理的機會,而中國底線絲毫不動卻沒有撕破臉,並且不斷加大壓力,最終解決會有利於中國在南亞擴大影響力及避免印度持續挑釁。

四、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印度越界侵入中國挑釁這事,除瞭是印度本身的投機之外(相關分析評論最近筆者有數篇文章,有興趣的戰友可以查閱),印度的底氣主要來自源於美國和以色列的支持。那麼,如果中國不去卸印度背後的力量而是很快展開與印度的纏鬥,顯然正中背後支持者美國的下懷。中國沒有選擇很快陷入對印度的纏鬥,而是直接對著其背後的支撐者的要害 巴以問題開刀。結果,一下子美國和以色列就火燒眉毛,他們就忙著救火去瞭。

對中國來說,當美國和以色列都意識到,中東問題必須與中國 深入溝通與協作 才可以的話,那麼雙方就可以討價還價瞭。而這種討價還價中,最先被賣的肯定是印度。

隨著中印較量不斷拉高 賭註 ,隨著中國在西藏不斷完備的軍事鬥爭準備,隨著美國、以色列出賣印度的利益,中國對印度就可以下手瞭。1962年,為瞭和印度鬥爭中國準備兩三年才打瞭對印自衛反擊戰,今天的中國估計兩仨月都用不瞭。等到美國和以色列對中國讓步的時候,印度就等著哭吧!

五、借機測試東海台中商標申請代辦、臺海、南海穩定度。

如果大傢註意,會發現中國最近在東海、南海、臺海出手力度很強勢。

在東海方向,中國海警船不僅僅加大瞭巡航釣魚島的力度,還不止一次進入日本 領海 。更有意思的是,中國的工程船都試探性地在釣魚島 挖泥 瞭,這不僅讓人聯想到過去幾年中國在南海的 種島 。然而,面對中國對日本的緊逼,支持率突然暴跌的安倍政府連句硬話都不敢說,連個抗議都沒有。甚至,日本的官方長官到美國說修憲得緩緩。

這幾個意思?在筆者看來,安倍政府的意思是,暫時兄弟先不給你當先鋒挑釁中國瞭。雖然,這可能是日本的權宜之計,但對美國來說,此時正是和中國較量的節骨眼上,日本的退堂鼓可是讓人不爽。怎麼辦?擼胳膊挽袖子自己上唄!於是,美國的偵察機就來瞭,這既是加強對中國的偵查,也是在給日本鼓勁。對中國來說,通過這一輪測試其實基本也得出瞭結論,安倍政府現在自顧不暇,暫時也不想和中國互懟。

最近,解放軍的轟炸機圍著我國臺灣島轉,沒幾天時間已經繞著臺灣島轉瞭幾圈瞭。然而,蔡英文最近好像也軟瞭,沒有借機搶戲。這也表明,蔡英文政府短期內不敢亂加 臺獨 的戲碼。

對於東海、臺海的測試,其實中國是在告訴美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試圖挑起中印爭端,中國就往巴以問題上撒鹽,沖擊第一島鏈。想給我制造麻煩獨善其身?沒門!

不過,顯然印度依然在自不量力,莫迪當局暫時還沒有撤退的意思,並且向中印邊境在不斷增兵。很顯然,印度想在其國傢安全顧問多瓦爾7月26日至28日訪問北京後再做進一步決定,印度想忽悠台中商標申請流程中國玩 雙撤軍 。

但是,多瓦爾到北京是參加金磚國傢安全峰會的,根本不是談中印對峙問題,在印軍撤出中國前,中國根本不可能和印度進行任何談判,隻會不斷增加 對賭 籌碼。所以,對於多瓦爾訪問北京之旅,莫迪恐怕要失望瞭。

那麼,我們不僅要問,如果印度堅持不撤軍,局勢會如何演化?會演變成中印戰爭嗎?

在筆者看來,中印距離戰爭還有很遠的距離,印度這次挑釁中國本身也是想借美國之力搞訛詐而不是搞戰爭,其終極目的是迫使中國不再推進對南亞地區的影響力。

但是,對於印度的訴求,中國不可能做任何退讓,所以如果印度不做退讓趕緊滾出中國領土,那麼局勢必然進一步惡化,並最終迫使中國采取強制行動。

當然,對印度來說,現在退很尷尬,因為不但得不到任何好處,必然會加速中國連接不丹和尼泊爾的基礎設施建設,這將很快打破印度在這兩個國傢一傢獨大的局面。但是,如果不退,後果有很嚴重,嚴重到印度將付出慘重代價。

那麼,如果印度不撤,中國又會采取怎樣的措施呢?在筆者(看來,雖然我們可以選擇殲滅、驅離、擒獲,但最佳選擇依然是擒獲。

根據我國《刑法》第三百二十二條的規定,違反國(邊)境管理法規,偷越國(邊)境,情節嚴重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那麼,中國完全把這些人給抓瞭,然後拉到法庭上去審判。對於承認偷越邊境罪的,我們可以判刑後驅離;對於不承認的,我們可以判刑後執行。對於承認的,我們將其承認的鏡頭錄像然後公佈。

如果印度繼續升級事態,繼續侵入我國邊境,那就再抓。實在過分瞭,當所有手段都用盡瞭印度還不知進退,那就好好揍他一頓吧,進來直接消滅!印度真要開戰,那中國就和巴基斯坦聯手合擊,不但把印控克什米爾給分瞭,還可以奪回藏南地區,並促使印度東北部的獨立運動,讓印度真正吃一把大虧。真到那一步,那不能怪中國,隻能怪印度不知好歹!

中國昨天是克制的,今天是克制的,明天也會盡量克制,但後天、大後天呢?不知好歹、不知進退,終會迎來中國雷霆一怒。印度,你準備好瞭嗎?

種種跡象表明,中印邊境對峙,如何申請商標台中將很快就要最終攤牌瞭。

因為這種危險的對峙,已經持續瞭一個多月,非同尋常,越拖問題越大。

新華社7月13日的評論就這樣寫道:2013年和2014年,中印軍隊在拉達克附近分別發生過對峙事件,後來通過外交斡旋,最終妥善解決。然而,與過去幾年雙方邊防部隊在未定界地區發生摩擦的最根本區別在於,這次是印軍首次越過雙方已經劃定的 錫金段邊界 。

以往還可以說是爭議地區,大傢多少都能找到點理;但這次是印軍闖入中國境內,這是真不把兔子放在眼裡啊!

最近幾天,中方明顯提升瞭鬥爭的態勢和層級。

7月24日,在曼谷訪問的中國外長王毅,第一次就中印邊界對峙事件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這個問題是非曲直十分清楚,就連印度的高官也公開表示,中國軍人並未進入印度領土。也就是說,印方承認進入瞭中國領土。解決這個問題也很簡單,那就是,老老實實地退出去。

這是印軍非法進入中國後,第一位公開表態的部長級中國官員。

同一天在北京,國防部新聞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回應印度媒體時也表示,中方捍衛國傢領土主權的決心和意志堅定不移,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自己的領土主權和安全利益。中國邊防部隊已在現地采取緊急應對措施,並將進一步加強針對性部署和訓練。

在此,我想提醒印方,不要心存僥幸,不要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 吳謙說,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年的歷史證明瞭一點,那就是我們捍衛國傢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能力手段不斷增強,決心意志堅定不移。撼山易,撼解放軍難。

這是第一次中國軍方說出如此強硬的狠話。

撼山易撼解放軍難,背後的隱含意思,想必中國人都很清楚。

此前,按照外媒披露的信息,中國外交部向一些駐華外交使節通報瞭相關對峙情況,強調洞朗屬於中國這一事實,而且,中國也放出話來瞭,中方一直保持克制,但不會永遠保持耐心。

作為中國外長,王毅顯然還是比較克制。因為在中文語言習慣中, 老老實實地X出去 ,一般這個 X 是 滾 字,王毅用瞭 退 字。

還是留有餘地的,給印度一個下臺階。

(二)

接下來的幾天,將是非常微妙的日子。

幾個可能的進展吧:

第一,27日至28日,印度國傢安全顧問多瓦爾,將來北京出席第七次金磚國傢安全申請註冊商標台中事務高級代表會議。不出意外的話,他將與中方官員就邊境事件舉行會談。這是印軍非法進入中國境內後,中印第一次舉行高級別會談。

第二,印度方面已有所退縮。印度外長斯瓦拉吉,此前一方面指責中國改變洞朗地區 三國交界區 的現狀,印度已全副武裝準備進行防衛;另一方面也表示,為瞭公平起見,印中軍隊同時後撤。印度在找下臺階,但又怕國內指責懦弱,所以要求共同撤兵。

第三,對中方來說,印度是非法入境,必須撤離。中國外交部、國防部表態瞭,王毅表態瞭,下面就是楊潔篪表態瞭。但基於洞朗屬於中國的事實,楊的表態將依然強硬,會繼續要求印軍退出去, 雙撤軍 顯得我們太軟弱。

第四,中國應已做好戰鬥準備。在敏感時刻,中方進行台中申請商標費用某旅高原實兵實彈演習,就是在向印度釋放出強烈信號:我們正在認真做好戰鬥準備。此前,中國在青藏高原試驗瞭某種輕型坦克,針對性也不言而喻。摧枯拉朽的演習畫面,也是向印度展示,中國軍隊具有強大的戰鬥力。

第五,馬上是建軍90周年,一把手肯定會發表有關軍隊建設的重要講話。中國不惹事,但也不怕事,老祖宗留下來的地盤不要搞小瞭。一些堅定捍衛主權的講話,不可避免會被外界認為針對中印邊境。

關鍵時刻,敏感時期,強軍夢,大國雄心,中方沒有任何退縮的可能。

印軍非法入境拖得越久,中方的態度就會越強硬。

劍走偏鋒,就越來越有可能。

新華社評論說,若繼續執迷不悟、拒絕撤回越界軍人,到頭來灰頭土臉的隻會是印度自己。

什麼叫灰頭土臉?

看吧,感覺這場對峙離最終攤牌已經不遠瞭。

此新聞來源於騰訊軍事
http://m.xilu.com/360/1000150004756701.html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024BCB96D92384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怪獸書寫筆記

ka5aasa9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